Jadan5

文笔幼稚,喜欢写清水日常携手前行的理想文

02 我叫林乐杰!你呢?

盲人推拿温柔攻×社畜编辑可爱受


02 我叫林乐杰!你呢?

        墙上的钟滴滴答答一份记录着时间的流逝,外面的雨依旧稀里哗啦的拍打在玻璃门上却没有丝毫要减弱的迹象,那男人突然出声:“这雨好像没有要停的迹象,能麻烦你送我回家吗?很近,我可以把伞给你。”

       “啊?当然可以,你家在哪?我家住D小区。”

       “我家C小区,就在隔壁小区,D小区的话,正好顺路!你等我一下,我去把衣服换了。”说罢,那男人就起身向里屋走去。

        林乐杰托着腮点点头目送那男人进屋,不禁想:虽然他看不见,但熟能生巧,依旧可以毫无障碍的在店里随意走动诶。

       没一会儿那男人就走出来,一手拿着一把墨蓝色的长柄伞,肩上搭着一件长袖棕格子衬衫,很简单的穿了件白衬衫掖在西装裤里,把自己的肩宽腰细腿长的完美身材展现出来,林乐杰看着男人的身材,又想想自己干瘦的四肢和肉肉的肚腩,不禁为男人惋惜:多完美一男人啊,可惜看不见了,这要是能看见,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为他前仆后继。

        那男人当然不知道林乐杰丰富的内心戏,他把格子衬衣递给林乐杰,“外面风挺大的,刚淋了雨就穿上吧。我把电器都关掉就走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OK!那我不客气啦!”林乐杰接过外套套上,因为体型的差异,那男人合身的衬衫在林乐杰身上变成了oversize,衬得他更小一只,林乐杰撇撇嘴第N+1次发誓从明天开始就健身锻炼却也错过了一旁男人勾起的嘴角。

        林乐杰站在店门口给放卷帘门的男人撑着伞,他现在无比感谢男人的外套,因为降雨的原因室外的温度可比之前凉多了。男人熟练的锁好门站起身来,把手递向了林乐杰“拉我一下?我怕有车反应不及时。”

        “啊?哦哦好。”林乐杰反应了一下就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,温暖干燥骨节分明,指腹有些茧子但绝不粗糙,林乐杰觉得自己有点上头,怎么握个手都能从对方手上感受到“安全感”三个字?

         “你手怎么会这么凉?还没缓过来吗?”刚触到林乐杰的手,男人就紧紧的握住它,虽然戴着盲镜看不清他的神情,但一直挂在嘴角的浅笑的消失示意着他的担心。

         “打小身体弱,手脚经常冰凉,都习惯了,没事儿的!”

         “伞给我打。”男人摸住了伞用左手撑伞,右手包裹着林乐杰的小手,给他传递些温暖,命令到:“另一只手插兜里。”

        男人的语气是不允许他反驳的,林乐杰眼眶有点发酸,当然还不至于落泪,心想我要是个女人现在估计已经在考虑要女儿还是要儿子了。


        这把墨蓝色的长柄伞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两个成年男子并肩而行,但林乐杰还是忍不住向这个热源靠近以汲取更多的温暖,恍惚间好像回到小时候,年近40岁才有的病秧子小儿子在林家二老眼里就是磕不得碰不得的瓷娃娃,恨不得捧在心尖儿护着,每到雨天林爸总是不放心林乐杰独自上学,哪怕学校只隔了几条街都不行,必须亲自护送到校,再亲自接回来才敢放心。那个时候的林乐杰总是牢牢地牵住爸爸的手,紧紧的靠着爸爸的半边身子才可以。但伴随着林乐杰的成长父母的衰老,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雨天这份独特的温暖了……

        飞远的思绪被林乐杰强制拉回来,因为他还是要注意道路的,总不能让这个温柔男人在他的带领下摔个狗吃屎对吧?他偷偷瞄向那男人,又觉得他好像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搀扶,因为他的步伐沉稳的很,这个时间和天气下也没什么车。林乐杰伸出手在那男人面前晃了晃,男人过于正常让他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盲人。

        恩…没什么反应,啊啊啊啊林乐杰你到底又在干什么蠢事!!!!

 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只用10多分钟,男人就领着林乐杰停在一个单元楼门口,“到啦,谢谢你送我回来,上去坐坐?”男人过分灿烂的微笑让林乐杰有些失神。

         “不用啦不用啦!今晚已经很麻烦你啦,这么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!哦!对,把外套给你!”

         “外套你先穿着吧,别感冒了。”

         “那我回来和伞一起给你!”

         “都行,随你。”

         “那我走啦?拜拜!”

         “拜拜,路上小心。”

          林乐杰向男人招了招手,又想起他是看不到的,尴尬的把手放下,扭头走了,但身后就像有道目光追随着他一样,让他整个后背都火辣辣的,他走了几步又扭头看看,那男人就挺拔的站在单元楼门口“注视”着他的离开。他咬咬牙跑回来,冲男人喊道:“我叫林乐杰!你呢?”

         “天逸,洪天逸。”


        第二天,社畜林乐杰依旧忙碌,酸痛的腰让林乐杰打定主意忙完月底一定去推拿放松一下。恩,绝对不是因为想见洪天逸才做的决定!

        林乐杰突然想到什么,又把头探向黄明明那里,贱兮兮地叫到:“明~明~”

        “有屁快放!”

        “那推拿店你什么亲戚啊?”

        “怎么?有兴趣了?我堂姐夫妻俩开的。”

        “嗷…就,太疼了,就准备去推推嘛。”

         洪天逸他不像是结婚了的样子吧,那就是雇的人了呗!

        下班后林乐杰带着洪天逸的伞,又抄小路到了红火火推拿店,还是同样的风铃声,提醒着店里有顾客的到来。

        店里只有一对母女,穿白褂的微胖女人和穿白褂的瘦小男人,唯独没有洪天逸。

        女人正在给小女孩推腿,瘦小男人赶快迎接上来:“欢迎光临!”

        “你好,请问洪天逸在吗?”

        “天逸啊,他今晚有事不在,来推拿?”

        林乐杰还没接上话,微胖女人开了口:“你看又是一个专门来找天逸的。”又低下头和小女孩说到“是不是呀贝贝,你是不是也是来找天逸哥哥的?”

        小女孩撅起了嘴,一脸委屈的说到:“天逸哥哥长得帅!我想天逸哥哥给我按嘛!”

        一旁的妈妈揉了揉女孩的头:“那贝贝不喜欢佩姨吗?”

        小女孩做了个鬼脸:“佩姨已经有贡叔啦!贝贝不能和贡叔抢佩姨的!”

        “人不大,话不小,你家贝贝简直就是个小大人。”

        小女孩可爱的话语,让在座的大人都忍俊不禁,林乐杰才反应过来“啊,我是来还东西的,昨晚借了他的伞。”

        “哦哦,这样啊,回来我给他就行了。”瘦小男人接过林乐杰递过来的伞,放在柜台下面。

        “那麻烦您转告他一下,他的衣服我给他洗了来着,干了就给他送回来!”

        “可以可以!”

        “那我就不打扰了!麻烦您了!”


         出了推拿店,不知名的失落感从心底涌来:其实他就是一个对谁都很温柔的人吧,毕竟刚才别人口中那男女老少通吃的样子,昨晚其实也只不过是他的举手之劳罢了……


        第三天,林乐杰带着装好的干衣服又来到红火火推拿店,透过玻璃门就能看到的提拔身影让林乐杰不由得松了口气:幸好他在……

        店里除了洪天逸还有两个白大褂戴盲镜的小哥在忙着推拿。

        风铃声引起店里三人的注意,“欢迎光临!”

       “洪天逸,我林乐杰,来还衣服!”顾虑到对方看不到,林乐杰先报上名来。

        洪天逸脱不开身,抬头向声音来源说道:“先放柜台上吧,自己找地坐哈。”

        “哦哦好。”林乐杰应承下来,他今晚也不想马上离开,寻思一会儿让洪天逸给他按按腰,保他明天度过死亡月底的最后一天。

        目送洪天逸手头客人离开,林乐杰率先开了口:“我这腰在办公室坐的天天疼,你给我按按呗?效果好我就办张卡。”

        “行,”洪天逸指了指床“上去趴着吧。”

        林乐杰麻利地趴上去,洪天逸给他盖了块布,两手对搓发热之后,重叠放于腰椎正中,摸索着林乐杰的腰揉搓起来,力度慢慢加大。“嗷嗷嗷!疼疼!”腰侧一块地的剧烈疼痛让林乐杰叫出声来。

        “就这地方最堵,疼也忍忍。”

        洪天逸先是两手握拳,拳眼贴着腰部用力上下擦动,又握空心拳,用拳眼轻轻捶击两侧腰部,又变了好几种手法,嘴上念到:“平时啊,坐1个小时就起来活动活动,吹空调的话有毯子就在肩上搭一下,现在还只是腰疼,要是肩膀受凉以后一吹冷风准难受,家里床也睡太软,听到没?”

        “嗯嗯知道啦。我这腰疼老毛病,打小就好打麻将,过年一搓就是一整天,全家车轮战都干不过我,然后就落下病根了,后来……”林乐杰还在喋喋不休的讲述自己在赌场地辉煌战绩。洪天逸就带着微笑默默听着他叭叭,林乐杰突然没声了,小心翼翼的问:“我会不会话太多了?”

        “没,我听着还能解解闷,我麻将打的也不错哦,有空可以切磋一下。”

        “你还会打麻将呢?你怎么看牌啊?”

        “摸呗,摸多了就能分辨出来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厉害啊兄弟,但我也不差喔,哪天组个局让你看看啥叫麻神理工优秀毕业生!”

        听着手下的人讲着得意洋洋的话,洪天逸心想,原来这家伙稍微一熟就是个话痨,其实,还挺可爱的……

  

还是想叭叭一句,我写的东西可能很日常清水白话,时间线会拉很长❗️

评论(6)

热度(40)